<thead id="99nht"></thead><em id="99nht"><strike id="99nht"><menuitem id="99nht"></menuitem></strike></em>

<form id="99nht"><nobr id="99nht"><progress id="99nht"></progress></nobr></form>

創新驅動發展戰略,離不開科技加速器

信息來源:上海證券報   作者:汪斌   發布時間:2017-04-13

  新生的創業項目會依次經歷孵化階段、加速階段、產業聚集階段。相應的,不同階段的土壤選擇是不一樣的。眾創空間、孵化器服務的主體一般集中在種子期到初創期,而加速器則服務于企業加速期。

  一旦科技加速器能夠源源不斷地幫助大量科技企業跨越從1到10這個階段,達到可以接受大額投資的規模和水平,這些企業立即就可以與資本市場對接。科技加速器完全能夠成為科技創業企業與資本市場對接的橋梁。

  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核心在于提高全要素生產率。具體而言,就是要消化過剩產能,創造新的經濟增長點,提高供給體系的質量和效率,最終形成“供需相匹配”的新經濟結構。而要充分釋放供給端活力,尋求經濟增長的“乘數因子”,唯有實施創新驅動的發展戰略。而要實現科技創新與“雙創”的有機結合,聯動“產學研”的創業服務型孵化器就顯得尤為必要。

  孵化鏈上的短板

  在“雙創”席卷中國的浪潮中,由創新創業文化中催生出的新技術和新思路開拓了新空間、創造了新產業,但在爆發式增長后,孵化器也一度經歷寒潮。2016年年初,深圳的眾創空間“地庫實驗室”宣布轉讓,不久后同在深圳的孵化器明星項目“孔雀機構”因虧損嚴重而遭遇強拆。這些現象提醒著人們,“叢林法則”同樣適用于這個新興領域。

  孵化器行業同樣需要淘汰落后產能,調整結構向縱深發展,向質量型和效益型提升。從這一角度看,發展科技加速器有利于擠壓行業泡沫,推動孵化器結構升級,優化創新創業生態系統,為我國經濟發展注入新動能。

  根據前不久科技部公布的數據顯示,目前我國眾創空間數量超過4200家,科技孵化器有3000多家,而加速器僅有400多家。盡管從廣義上說,加速器也是孵化器的一種,但與一般的孵化器相比,其服務對象和服務內容也有比較明顯的區別,而且相對眾創空間和孵化器來說,科技加速器并不為人所熟知。總體而言,現階段科技加速器是國內創業孵化服務鏈條的一個短板,但它又是孵化培育生態鏈上必不可少的一環,對于創新孵化模式,提高各類主體開發新技術、新產品、新業態的質量至關重要。

  服務于企業加速期

  理想狀態下的創業孵化鏈條是這樣的:創業種子離開苗圃,在發芽階段后尋找到能滿足需求的孵化平臺,成功度過初創期后進入更為專業的加速平臺,之后脫離創業期進入相應的產業聚集平臺。簡言之,新生的創業項目順利發展的話,會依次經歷孵化階段、加速階段、產業聚集階段。相應的,不同階段的土壤選擇是不一樣的。眾創空間、孵化器服務的主體一般集中在種子期到初創期,而加速器則服務于企業加速期。

  以美國硅谷Y Combinator(簡稱“YC”)為例,簡要說明一下科技加速器的服務群體和運作方式。YC是全球著名的加速器,截至2015年,依據其官方數據,從YC畢業的公司總融資額達到了30億美元,而市值加起來超過了300億美元。它幫助初創企業的方式就是專注于一個目標,那就是“增長”。YC不接受還處于idea階段的公司,因為它不是助力項目成形,而是促使項目提速。YC的核心是他們從經驗中總結出的方法論,憑依的是資深的導師團隊、強大的品牌推廣能力、產品化的服務能力,由此幫助企業快速試錯,在短期內迅速找到自己的市場定位、商業價值和成長策略。也正是因為這種模式,他們能批量孵化出相當規模的創業公司。

  鑒于國情不同,中外的加速器發展模式一定會有不同程度的差異,但加速器的服務特色和目標在于“加速”這一點卻是共通的。為了幫助企業實現短期內的快速成長,加速器的服務方式必然是短期的、集中的、高度專業化和結構化的。在筆者看來,這就要求加速器不僅要掌握眾多高端資源,還要對科技企業的成長路徑了如指掌,并能實現各類要素的高效整合,才能幫助其在投資、市場、媒體等各環節游刃有余、脫穎而出。此外,由于科技發展日新月異,對高新技術產業而言,其發展態勢更是在行業標準被不斷打破的過程中走向更高更遠。因此,科技加速器需要具備幫助創業者將企業標準提升為行業標準的意識和能力。如果一個企業成了行業標準的制定者,也就意味著這個企業必將引領行業發展方向。科技加速器只有幫助入孵企業在行業標準的制定上有話語權,才能使其真正在市場競爭中掌握主動權,才能幫助這個科技企業擁有真正發展壯大的能力。

  實現從1到10的跨越

  目前全國有國家級高新技術企業十萬多家,但真正做大做強的企業屈指可數,眾多初創企業在龐大的資本市場中更是如履薄冰,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缺乏科技加速器的幫助。這種現象的產生與我國科技企業的階段發展特征息息相關。

  按照發展規模和水平的不同,筆者個人將科技創業企業按照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的過程劃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從0到1,即高校或科研院所研究出的科技成果,試制出樣品,進入眾創空間或孵化器,創業者籌資或招引天使投資,進行小批量生產后投入市場,待成為“國家高新技術企業”且每年能產生30萬元到50萬元利潤后,達成“1”;第二階段從1到10,企業進入科技加速器,迅速復制“1”,快速發展到年盈利1000萬元到2000萬元,達成“10”;第三階段從10到100,在此期間企業融資相對簡單,被上市公司并購的可能性很大,或上新三板,或持續推進尋求上市。

  從上述劃分可以清楚地看到科技企業在不同階段的發展態勢:0到1階段走向強勁,隨著國家對“雙創”的重視以及越來越多創新主體的參與,數量越來越多的眾創空間和孵化器以及他們孵化出來的企業就是明顯的例證;10到100階段的創投力量也非常活躍,由于國家政策的支持和社會資本的積極參與,發展到一定程度的創業企業獲得大額投資并不困難;與這兩個階段形成明顯差異的是1到10這個中間階段。在這個承前啟后的過渡期,創業者往往進退維谷,突出表現在企業有了一定的規模以后,卻無法進一步發展壯大。這批企業沒有在萌芽期夭折,也沒有在孵化中流產,卻恰恰停滯在茁壯前夕,因營養不良而躑躅不前。

  針對這一弊病,科技加速器恰是一劑良方。優質加速器能為這一階段的企業提供短期內快速增長的空間,通過深度孵化、人才服務、資源整合,量身打造企業所需的成長環境。因此,社會各界有必要認識到科技加速器的巨大推動作用,大批高水平加速器的出現將促成科技企業創業藍圖里眾木成林、蔚然成蔭的盛景。

  我國目前有3000多家上市公司,還有眾多實力雄厚的投融資機構,因此有一定規模、發展前景明朗化的科技企業都有機會受到投資者的青睞。一旦科技加速器能夠源源不斷地幫助大量科技企業跨越從1到10這個階段,達到可以接受大額投資的規模和水平,這些企業立即就可以與資本市場對接。科技加速器完全能夠成為科技創業企業與資本市場對接的橋梁。

  從發展經濟的“三駕馬車”到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轉變是中國經濟發展的客觀需要,而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需要科技創新激發新動能。其中,科技加速器在推動科技成果轉化、推動產業向價值鏈高端躍升的過程中,一定會展現出強勁馬力,必將成為未來經濟繁榮發展的“新引擎”。

  (作者系北京高精尖科技開發院院長、研究員)

 

 

最新高清无码专区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雨网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